流浪狗的下半生由你改寫

流浪狗的下半生由你改寫

SHARE
兩個精神專科醫生竟然經營副業,但不是秘撈,反而要大量付出,付出精神、時間、金錢,更重要的是愛心,為流浪動物請命。
醫生化身寵物主人
同為精神料專科的鄭志樂醫生和潘雲凌醫生在專業以外,也有着另一個共通點,就是他們都同樣是領養動物的主人。對於曾遭遺棄、虐待的流浪動物來說,儘管前半生歷盡坎坷,下半生的命運卻能在愛護牠們的主人出現後得到徹底扭轉。兩位醫生為了這群等待主人的的流浪動物,聯合著寫《流浪狗的下半生──情緒病的動物治療實錄》,分享自己的寵物在領養後的生活點滴,演繹出一段段人與寵物互相影響對方生命,互相慰藉的溫情故事。
養寵物才能體會的事
喜愛《神犬拉茜》而對牧羊犬充滿憧憬的鄭醫生,在幾經周折下遇上了與他契合的牧羊犬Martin。當時已待在領養中心四個多月的Martin已經六歲大,但性格活潑又愛黏着人跟牠玩耍,人與狗雖然語言不通,但鄭醫生與Martin卻能夠溝通彼此,如同摯友一樣。鄭醫生的生活亦因Martin的加入變得更規律,每天早晚帶牠散步,每逢假日又會一起翻遍香港大小山嶺,齊齊上山下海。「最難忘是八號風球還是逃不了要和牠各自穿上雨衣、撐開雨傘,冒着風雨帶牠到街上如廁,這種經歷恐怕是沒養狗的人無法體驗到的。」
動物治療解開心靡
身為本刊供稿作者的鄭志樂醫生長期於〈醫寵健〉專欄中與讀者講解動物治療,他強調生活裏衍生的壓力、思維、習慣等因素是引致情緒病的主因,因此人們亦應從生活着手作出預防及治療。在接觸封閉自我的病人時,動物往往是鄭醫生用以開啟他們緊閉的心靡,連接內心溫柔所在的橋樑,他說:「人們隨着年齡漸長,保護感愈重,愈益防備着周遭事物,害怕受到傷害。但動物予人可愛、無害的形像,能讓人放下戒備去主動接觸牠,產生療癒心靈的效用。若果人們選擇領養流浪動物,拯救多一條生命,對人對狗更是雙贏局面。」
曾受虐待也能給予愛
潘雲凌醫生在完成專科考試,確定有充裕時間照料寵物後,才領養了迷你貴婦狗「叮叮」,新書講述的便是叮叮與另外兩隻家人領養回來的狗帶給她的影響。由於過往遭受虐待的經歷,叮叮沒有想像中的貴婦狗般可親,對人的恐懼啟動牠的自我防護機制,對陌生人抗拒及不友善,其中一隻腳亦因虐待而永久變形。問潘醫生為何會選擇叮叮,她說:「許多人心目中都會對領養的動物有特定期望,叮叮的表現與我最初的想像有偏差,瘦弱的身體步履微拐,當到現場見到牠之後一切都會變得不重要。無論狗隻的性格如何,都能為主人的生活帶來快樂和驚喜。」
傳遞寵物教我的事
Martin於一年多前離世,鄭醫生也曾遺憾過不能和牠做更多事,但細想之下也非常感恩Martin在這五年間為他留下了無數寶貴回憶。這次藉着新書完整地敘述Martin的故事,是鄭醫生寫給Martin的回憶錄,也希望將Martin帶給他的領悟分享給更多的有緣人,借由書籍的持久性宣揚領養訊息。
耐性馴化惡狗
叮叮對人的不友善起初也令潘醫生有點措手不及,只要有人想觸模牠時,她都會擔心叮叮會咬人。即使是搭電梯時遇上其他人進來,叮叮便會擺起一副兇惡的姿態,發出低吼,不免令潘醫生覺得尷尬。隨着相處時間漸久,接受行為訓練又多與人接觸,在潘醫生的耐心教導下叮叮也逐漸放下對陌生人的戒備,甚至能跟小朋友互動。「動物的思維單純,兇惡只是牠曾經受傷而發展出的保護措施,只要主人給予時間和耐性,慢慢幫助牠們重拾對人的信任,牠們絕對能回復健康快樂的姿態。」部分主人以此為藉口放棄寵物,歸根究柢是否由於他們吝嗇施予時間和耐性?
生命需要得到尊重
七、八年前,潘醫生在銅鑼灣鬧市裏看見一隻繫上狗帶的狗隻被放置到花槽裏,湊近一看更發現牠渾身髒兮兮又失明,等待了一段時間也沒有人來接回牠,明顯是被人蓄意遺棄,當時潘醫生也只能送牠到保護動物機構。回想那次經歷,潘醫生仍感到十分心痛,「動物也是一條生命,值得人們的尊重。就算你不喜愛牠也不應該虐待或棄養。有資源的人在計劃養寵物時不妨考慮領養,拯救生命的同時亦是拯救自己的生活,讓牠帶你看到更多以往未曾關注的事物,這也是我跟鄭醫生想透過新書傳達給大眾的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