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導盲犬的日子 路一直都在

有導盲犬的日子 路一直都在

SHARE
視障人士Walter一直使用導盲手仗,無可避免地會碰到路人,被人白眼,但有了導盲犬Range的出現,Walter可以踏上另一條康莊大道了! 
視障人士該有導盲犬
當問起與Range合作多久了,Walter想也不用想便說:「差不多九個月了,我記得是八月十八日開始的!」確實日子記得清清楚楚,可見他相當重視與Range相處的時光。Walter三歲時診斷視網膜細胞發生病變,視力開始退化,現在只剩下不足一成視力。眼睛只靠旁邊的範圍視物,中間有一大部份完全感受不到光。眼睛的殘疾,為他的生活釀成不便,選擇導盲犬幫忙,卻始於在德國求學的一段時間。「我在德國的社企當實習生,認識很多當地的視障人士,他們都有自己的導盲犬。在他們眼中,視障人士有導盲犬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理所當然」的說法讓Walter萌生了認識導盲犬的念頭。
自強是必需
機緣巧合之下認識了香港導盲犬服務中心的主席及指導員張偉民Raymond,Walter決定申請一隻導盲犬。這個決定來得突然,家人以為完全失明的人士才可以使用導盲犬,但其實外國也不是百份百失明的人才可以使用導盲犬。Walter擔心將來眼疾惡化,現在為自己未雨綢繆也是需要的,天生與別人不同,就一定要自強。
Range幫助Walter避開路上的人群。
親切的標籤
自從有了導盲犬,為Walter帶來什麼改變呢?首先應是生活上的便利,導盲犬可以幫助他避開很多固定或走動的障礙物,行動就便捷多了。以往他一直使用導盲手杖(白杖),只能跟著前面的人行走,他想走快點,也需要前面的人步速快。尤其處於商業區、遊客區時,他的白杖或會觸碰到路人,讓人感覺不舒服,「很多人都會怕咗支白杖,有時候我也會抗拒用白杖」。不過,有導盲犬Range領路後,彷彿身上黏貼了親切的標籤,可以清楚告知別人他是視障人士,感覺路人的態度都不同了。他與Range的互動多,又可經常陪伴他。相比起冷冰冰的工具,導盲犬有溫度,有情味得多。
好拍檔一拍即合
有的導盲犬申請者可能在配對過程中,需要嘗試與多隻導盲犬配對才找到合適的,但Walter與Range絕對是一拍即合!Walter笑言自己較急性子,而且由於自己成立了協助殘疾大學生配對工作的志願組織,經常需要外出開會工作,一出就一整天。而Range活潑好動,不喜歡呆在家中。Raymond認為Range的性格跟得上Walter的生活節奏,安排他們配對,結果一擊即中!Walter甚至覺得Range與他心有靈犀,「我心急的時候,牠好像感覺得到,會走得特別快。試過從新蒲崗到中環,原本半小時的路程縮短至二十分鐘!」
反肚被嚇壞
現在Walter與Range成為了最佳拍檔,但從未養過寵物的Walter坦言第一次接觸Range也會感到緊張:「畢竟有一個生命將會闖進自己的生活裡。」指導員在二十八天的配對訓練裡會教導使用者如何照顧和訓練導盲犬,但始終不熟悉狗仔性格的Walter還會有慌張的時候:「有一次Range無故躺在地上反肚,我以為牠不喜歡我,或者不舒服,一時情急下打電話給Raymond,才知道原來Range希望我摸摸牠的肚子。」
一到狗公園,脫下導盲鞍的Range異常興奮。
導盲犬也會犯錯
首次照顧狗仔,還要是一隻工作犬,使用者不能寵牠,反而要更嚴厲一點。開始時有一段磨合期,Range也有頑皮的一面。試過偷吃Walter的早餐、不能幫他避開人群,面對這些行為,Walter都要硬起心腸正確指導牠,向牠傳遞這些行為都會惹他不高興。
途人看見導盲犬切勿上前打擾。
大眾也要教育
香港導盲犬數量少,公眾對導盲犬的認識更少。Walter表示曾被不少食肆拒之門外。但他認為這多是出於人們對導盲犬不認識,只要向店員解釋清楚,他們都會通情達理,讓導盲犬進入。也有路人看見導盲犬便會表現得異常興奮,走上前摸牠、拍照,這樣其實會影響導盲犬的工作。身為使用者的Walter在此時也要立即制止,教導他們應如何正確對待導盲犬。
指導員Raymond與他第一隻訓練的導盲犬Google。
指導員 24小時on call
Raymond是中心唯一一位導盲犬指導員,他的工作除了訓練導盲犬、訓練使用者之外,還要二十四小時on call,使用者一遇到問題就會立即打給他求救,可謂是年中無休。促成導盲犬和使用者配對後,他每隔幾個月就要觀察兩者走路的情況。當配對完全成功後,他與使用者就只會一年只見一次。但他笑言與Walter已成為亦師亦友的關係,會伴隨他與Range走更長的路。
導盲犬BB有寄養家庭了!
香港導盲犬服務中心在四月初成功培育出四隻導盲犬BB,成績令人鼓舞。現在四位千金都已經找到寄養家庭了,命名儀式亦將於六月初舉行,讓人期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