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天憫人的寵物臨終? 同一件事 不同的角度

悲天憫人的寵物臨終? 同一件事 不同的角度

SHARE

 

悲天憫人的寵物臨終?
同一件事 不同的角度

撰文/精神科專科鄭志樂醫生

不時聽聞有主人為了醫治寵物而傾家蕩產,花數十萬元為寵物動手術。也有人為照顧年老患病的寵物而辭去工作,全心全意留在家中陪伴寵物最後的日子,為牠的生命劃上完美的句號。這些故事都很賺人熱淚,感人肺腑。然而不是每頭寵物都如此幸運,能遇上如此愛錫自己的主人。也有主人自以為所作所為是對寵物好,卻不知道一直只是延長寵物的痛苦,甚至也在傷害身旁親友和自己。

FC006

小狗的角度:沒尊嚴的活着

麗娟與小狗相依為命多年,做多份兼職,為的是買最漂亮的衣服,最多的玩具給小狗。當小狗年老患了不治之症,她便窮畢生積蓄,甚至向朋友和財務公司借貸,為的只是延長愛犬的壽命。這也是悲天憫人的故事嗎?

麗娟可曾試過從小狗的角度出發?過去小狗健康時,究竟想主人多些時間陪伴牠,帶牠出外散散步?還是做多份兼職,給牠許多漂亮衣服,和終日孤獨地留在家中對着大量沒有生命的狗玩具?懂得狗的人,都知道狗不需要和不喜歡穿衣服的,特別是夏天。當小狗患了絶症,走也走不動,在牠身上插入營養液喉管和尿喉而苟存延喘,這種生存有尊嚴嗎?當獸醫也直言小狗的生活質素只會直線下滑,她便道聽說網友的另類治療,把小狗弄個半生不死,說穿了還是主人未能放下而讓小狗延長痛苦。

pet-1097671

親友的角度:情緒勒索

麗娟楚楚可憐地向親友哭訴,要求他們申以援手。親友不是不想幫忙,而是難以認同麗娟的行為。麗娟能力有限,卻想做一件超出她能力十倍的事情,更糟的是方向錯了,她所做的只是延長狗的痛苦,為的只是「捨不得」。驟眼看來是給自己時間去準備,其實她所做的只令自己更不捨得,也衍生更多問題。親友都為她痛心,好言相勸,建議她從另一角度看待,另一方法處理。忠言從來逆耳,她釘截鐵地回應一句:「不」!另一邊,沒完沒了地要求親友為自己付出。

「係朋友就幫我!」

「今次你不幫我便親戚也冇得做!

「你不幫我便恨你一世!

甚至嚎哭一場,胡言亂語破口大罵。親友見她失控狀況也不知所措,只有順從她的意思,被她情緒勒索了!(註)

公司的角度:將私人煩惱帶回公司

麗娟在公司身居要職,早期勤奮工作。養了小狗後變得懶散,經常遲到。受到愛犬入院的打擊,顯得一歇不振,找了同事替假數天,便把自己埋藏於自怨自憐的哀傷裏。上司要求她交代何時返回工作崗位,她竟回覆:「若果小狗康復,我翌日便回來工作;否則,我便要一直待在小狗身旁。」她完全沒有為公司着想,簡單如申請兩星期的事假也沒有做到,倒過來要求公司配合她,令到上司和其他同事怨聲載道。

當事人的角度:全世界都跟我作對

麗娟覺得自己受很多委屈,認為自己對小狗很好,對親友有求必應,對公司竭盡所能,換來的卻是小狗患了重病,親友都不明白她,反說她的不是,公司對她苛刻。天啊!為甚麽整個世界都跟我作對?上天對我太不公平啊!

旁觀者:不同的角度

以局外人的角度出發,也許能看得更清晰。所有生命有開始也必有終結,這是大自然的定律,人和狗也不例外。當生命到了盡頭,勉強延長只會徒添痛苦,代價亦不菲。不菲的代價不是每個人都能負擔,負擔不了便情緒勒索親友,是慷他人之慨。身邊十個人都持相反意見,自己想也沒想便怪他人不明白,究竟是自己的智慧比十個人的總和還高,還是自己執着,聽而不聞呢?工作只是生活的一部分,當有事情比工作更重要,暫時放下工作是理所當然。交待好工作事宜,請數星期假去全心全意照顧寵物,相信大部分公司都會接受。若公司拒絕,大不了便辭職,處理好寵物的事情後再找一份更佳更懂欣賞自己的工作。要求公司和同事配合自己,無疑是自私和不切實際的做法。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煩惱,把自己的煩惱轉嫁他人,要求別人無止境代勞,甚至遷怒他人,無疑是不付責任的自私行為。

the-wet-element-1314274_1280

最後的一段路:天道無吉凶

當生命走到盡頭,主人難免感到難受。冷靜下來,想想自己可以做甚麽?應該做甚麽?相信大部分主人都願意在自己的能力範圍內盡量給牠需要的。在這時候,生活的質素比長短更重要。世界不是只有寵物和自己,只顧照料寵物(也許是滿足自己的欲望)而忽略自己其他角色和責任,甚至連寵物臨終的真正需要也漠視,完完全全封閉自己在由欲望和情緒主導的幻想世界裏,只會害己害人害寵物。

生老病死是自然定律,天道無吉凶,吉凶都來自人的欲望。人若能放下私欲,便會明白生老病死有如春夏秋冬,也只是大自然的循環而已。從不同的角度想想,平衡各方面的需要,竭盡所能後便是時候安然接受,才能頤享天年,無愁無憂地離去。對寵物的生命應當如此,對自己的生命也是。

鄭醫生與他的小狗

001

註:

心理學家Susan Forward定義「情緒勒索」(Emotional Blackmail)指當人無法為自己的負面情緒負責的時候,他會以威脅或利誘的手法迫方處理自己的負面情緒,企圖掌控另一方來達到自己的目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