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獸醫夢

一個獸醫夢

SHARE

螢幕快照 2016-09-01 下午5.52.23

夢想是甚麼?於我,大概是當一名獸醫吧。多年前的一個決定,令我從實習到實戰一路走來,時間不短不長,過程亦有喜有悲,但我從未後悔。我是吳海艷Dr. Candy,現任漁農自然護理署的獸醫師,未來一年我將會把獸醫這個夢一一細訴,與大家分享做獸醫到底是一回怎樣的事。

家是動物園

獸醫之所以成為了我的夢想,大概要從我的家庭背景說起吧!我父母熱愛動物,自小家裡便是一個動物園,裡面有各種貓咪、白兔、雀鳥、金毛鼠,甚至連雞和鴨都有。每逢週末, 和家人一起悉心照料家中小動物成為了我兒時的娛樂,在我心中留下了不少美好回憶。但在繁多的動物叫聲中,唯獨欠缺一種我最渴望遇見的動物。

螢幕快照 2016-09-01 下午5.55.15

人生第一隻狗兒

那時我還在讀幼稚園,一天放學回家,媽媽拿來一個黑色的袋子給我。它不怎麼大,但對於四歲的我來說卻不輕易拿起,正當我窺探袋中為何物之際,忽爾傳來一種特別的聲音, 一種我從未在家中聽聞過的動物叫聲,它短促又尖尖的,像是呼喚我趕快打開袋子。我拉開拉鏈,一團黑壓壓的毛球迎面撲向我—

原來是一隻黑色的沙皮, 是我夢寐以求的動物! 我高興得把牠緊抱著不放, 看到牠傻呼呼的樣子,叫Bobby也不錯吧! 每日放學後的節目就是帶Bobby到街上溜達, 和牠一起看電視拋皮球, 我們少見一天也不行, 牠成了我最好的朋友。

螢幕快照 2016-09-01 下午5.55.46

無能為力

短短幾個星期的快樂時光轉眼便過,那天放學,我如常想帶Bobby外出。但甫入家中,迎接我的不是Bobby,而是一灘染血的糞便。Bobby在旁紋絲不動。我狂嚎,立刻上前抱著Bobby,但牠一向軟綿綿身體竟是如此僵硬,像一塊冰冷而寂寞的石頭。儘管我想拯救牠,卻無能為力。我開始在想,假如我是一名獸醫,Bobby會否能繼續待在我身旁呢……

螢幕快照 2016-09-01 下午5.56.03

不幸再次降臨

父母怕我心靈受創,家裡再沒養狗,但獸醫這個念頭卻一直縈繞腦海。十五歲那年的一個晚上,我路經油麻地公園,瞥見一個神色可疑的男人把一個紅白藍膠袋丟棄在垃圾桶旁。膠袋裡像是有物件在蠕動,而且彷彿在發出那種短促又尖尖的聲音。於是我打開膠袋,這種感覺似曾相識,但這次是兩隻北京狗。思量一番後,決定把牠們領回家,父母亦不反對。但不幸的事再次發生—其中一隻染上狗瘟,我立時帶牠去看獸醫。

我要做獸醫

獸醫仔細檢查一番,對我說:「牠脫水了,需留院吊針」我很訝異,暗忖為何他如此神通廣大,小狗不懂言語,如何得知小狗脫水?獸醫向我解釋道,因為狗兒牙肉泛白,皮膚粘連……最後小狗留院三日,在家人和我的悉心照料下慢慢康復—這次終於能逃過一劫。我深存感激之餘,這位獸醫的睿智亦促使我下定了決心,終有一天我也要實現這夢想,成為一名獸醫!

Profile:吳海艷獸醫 Dr. Candy

2008年畢業於澳洲墨爾本大學獸醫系,畢業後曾在澳洲當地的動物醫院和動物福利機構擔任小動物獸醫,現任漁農自然護理署獸醫師。

螢幕快照 2016-09-01 下午6.00.24

LEAVE A REPLY